优游平台开户注册

600岁惠州金带街升级 拟打造科举文化展示街

[报料热线] 2831000
  1905年,清朝废除科举制度,金带街开始走向没落。如今的金带街已经湮没在城市化建设的大潮中,虽然往日的风光不再,但600余年的积淀,文化的根茎已深深地植入老街的泥土里。不知从何时开始,来自全国各地的古董商人纷纷来这里淘宝,延续着金带街的文化脉络,形成了以古玩收藏为主、休闲餐饮为辅的业态。

  金带街西入口矮矮的拱门犹如一道“时空门”,跨入拱门,喧嚣之声立刻退到遥远的境界之外。这里没有环城西路的车水马龙,也没有商业步行街的人声鼎沸,主街上古宝斋、益珍阁、集宝斋、多宝阁等古色古香的店名幡布别具古典韵味。


改造后的金带街西入口效果图。(翻拍)

  “以前这里是以民居为主,后来陆续有一些外省人看中了这里,租下店铺,做起了古董、金银首饰等生意。”在金带街居住了60多年的张奶奶告诉记者。

  沿着主街的脉络,金带南街、高营坊、淘沙街、高屋巷、朱紫巷等纵横交错依次左右排开,黄氏书室、梅花馆、余道元故居、陈培基故居、黄氏祖居等清代、民国时期的宅邸、祠堂依然保存较好,藏匿在古老的街巷中。漫步金带街,一不小心就会与名人宅邸擦肩而过,分分钟转角遇见明清历史建筑。

  如今的金带街尽管保留了大部分的原始模样,但走进去却发现绝大部分房屋建筑显得破旧,一些无人打理的更是荒草丛生。“路边有些房子有上百年历史,那些横七竖八的电线随意搭建,凌乱不堪。”余道元的后人余繁贺说,退休后,她在从小生活的金带街经营中医诊所,对这里有着深厚的感情,希望金带街能被保护开发,重现昔日光彩。

  金带街及周围街区比起鼎盛时期已黯然失色,昔日丰厚的文化底蕴一旦失落,其文化特色将变得不明显,余繁贺的期盼也是很多惠州人的心声,近年来对金带街改造保护的呼声鹊起。

  事实上,2015年惠州入列国家历史文化名城,编制了《惠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》,在此前的申报迎检时,桥西街道就重点整治了金带街、叮咚巷等多条街巷的电线、配电箱,清洗了传统建筑临街立面,还将原来风格各异的招牌换成有传统风味的木制楹联式招牌。

  今年5月,广东省人民政府发布通知,统一公布65处省历史文化街区名单,惠州市共有5处历史文化街区入选,其中金带街历史文化街区榜上有名,其改造再次得到政府部门的重视。

  改造

  修缮文物建筑

  展示科举文化

  今年8月,惠城区成立城市会客厅建设专班,加快推进“两街一巷”升级改造项目,其中就包括了金带街的改造。

  “金带街改造将根据街道的历史文化价值及其环境要素构成,以延续历史街区整体风貌为目标,将金带街作为历史主轴,通过巷道串联的方式对历史街区进行整体保护。”肖建国介绍,其中,金带街保护范围面积约6.4公顷,保护以金带街、金带南街为主,以金带街一巷、三巷、叮咚巷、朱紫巷、淘沙巷等为辅,15条街道共同构成鱼骨状的街道格局。

  “除了金带街主路,这里还有15条历史巷道,19处保存较好的文物保护单位和历史建筑,非常值得进行保护修缮,加以活化利用。”肖建国说,金带街街区内清末民初的传统民居、商铺等建筑风格独特,曾经作为科举考试的接应和交流集中地,对惠州科举文化研究有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  可以看到,金带街的保护不仅是环境的整治,复兴文化老街是更为重要的课题。

  据了解,金带街的改造将重点针对科举制度文化进行活化利用,打造民俗与科举文化展示街。根据改造规划,金带街将在东、西入口处开辟小尺度的广场,营造街区展示界面。在内部街巷,将结合宾兴馆、黄氏书室等已成功改造为博物馆的历史建筑,进一步挖掘街区民俗和科举文化精髓,形成民俗科举文化街区。

  同时,根据《惠州市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》等要求,金带街的保护利用将坚持微改造为主,对文物建筑进行严格的保护与修缮,做到修旧如旧,延续历史风貌,色彩以黑、灰、白为主,维持原有建筑肌理与风貌。

  “改造将分为3个步骤进行。首先进行基础整改,目前正在实施的金带街整治提升项目,就是改造的第一个阶段,计划投资2650万元,9月份已开工,计划今年内完成。”桥西街道金带街整治提升项目负责人庄朝辉说,整治提升项目主要为修缮金带街街道两旁建筑,重建路口两侧的门楼。把街道两旁繁杂的路线隐藏于地下,把本来雨污合流的管道改为雨污分流,并用青石板铺装路面,以此恢复金带街原有风貌,保留原有的历史文化,改善附近居民的生活环境。

  待基础设施整改好后,改造将进入第二阶段,即文保修缮、文创设置、交通调整、开辟口袋公园等优化调整,把金带街的整体风貌、空间格局等塑造成型。最后一个阶段,则是通过引入社会资本,融入相契合的商业元素,优化业态,达到街区活化利用的作用。

  如何加强与西湖、步行街的联系,突出地区商业板块的整体效应?能不能像南京的夫子庙、北京的琉璃厂一样,建成以文化为核心,集旅游、购物、娱乐等多项功能于一体的商业旅游中心?

  事实上,惠城区正在对环城西片区等西湖5A级景区“腹地”进行升级改造,充分盘活历史文化资源,加大挖掘、包装、推广力度,推动“文化+旅游”“文化+创意”“文化+创业”,培育文化创意、旅游、健康等消费休闲经济和节日消费新亮点,留住游客,带动消费,努力把文化势能转化为经济动能。

  “金带街就是一条能串好惠州文旅明珠的链子。”桥西街道党工委书记李坤民说,金带街将规划打造成集商业、文化、旅游休闲、生活于一体的文化展示街,同时,发挥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和西湖5A级景区品牌效应,挖掘和传承岭东雄郡的文化底蕴以及千年府治的历史基因。

  延伸阅读

  黄氏书室

  展示东江教育和民俗文化

  西湖边上,熙熙攘攘的闹市中,金带街路口旁的黄氏书室保持着清朝建筑特色,显得别具一格,它是金带街中至今活化利用得最好的家族祠堂。

  黄氏书室创建于清道光二十二年(1842年),170多年间,它切换了3个角色,从归善黄氏祖祠改成黄氏书室,2005年摇身变成东江民俗文物馆,在一次次角色转换中传承着惠州崇文重教的优良传统文化。

  黄氏书室阔三间、深三进,是典型的明清祠堂式建筑,面积约1500平方米。清朝前期,黄氏族人从福建迁徙至惠州,修筑黄氏宗祠用于供奉黄氏先祖。后来,为了方便到惠州参加科举考试的黄氏子弟,祠堂改名为“黄氏书室”,供书生食宿、备考、栖身。黄氏书室的每一个角落都镌刻了黄氏子弟功成名就的仕途理想。二进门额上,“敦厚”二字雄浑苍劲,道出了黄氏族人对孔教儒学无比重视。今天,透过褪色的窗牖仍然能感受到书香脉脉的气息。

  2005年7月,书室再一次完成角色的切换,承担起时代赋予它的新使命。在“恢复原貌和保存现状”的原则下,黄氏书室开辟为东江民俗文物馆,整体得到修缮,打开了一扇展示惠州东江文化和客家民俗文化的窗口,成为目前惠州市唯一的专题性民俗文物馆。


鸟瞰金带街。 惠州日报记者周楠 摄

  宾兴馆

  古代科举制度的见证

  惠州宾兴馆位于环城西路金带南街三巷,始建于清道光六年(1826年)。建筑坐北向南,主体建筑分三路,中路建筑面阔三间、深三进,两侧横屋与青云巷相隔,并建魁星阁一座。庭院式布局错落有致,灰塑、壁画、木雕、砖雕等构造精巧,融合了广府、客家等建筑元素,具有自身特色。

  据《宾兴馆碑记》记载,宾兴馆由归善各乡绅士集资,专门为资助县里士子参加科举考试、以文教兴邦而建。为何取名“宾兴”?馆内碑刻《宾兴馆条约》给出了答案:“馆额宾兴,以饮宾兴之费而名,所以励士子而兴文教也。”

  宾兴馆作为惠州古代科举制度的见证,其建筑遗产保存了古代科举真实的环境特征,建筑遗存、文字资料、科举习俗等,都具备较高的文物真实性与完整性,因此有很高的历史价值与文化意义。

  近年来,惠州市委、市政府高度重视文化遗产保护,按原貌修复了宾兴馆,并于2019年1月底重新开放。惠州文化部门将其开辟为以古代科举制度历史为主题的相关陈列馆,将科举文化与旅游产业结合起来。

 
600岁金带街通过改造将迎来新生。 惠州日报记者张艺明 摄

  金带街发展时间轴

  1389年以前,城外居民点

  1389年以前,金带街尚未建街,仅为惠州城外的居民点。 明清及民国时期,人文荟萃

  1389年,惠州府城扩建,金带街由此形成。街道两边民居古建筑鳞次栉比,大量学生集聚生活在此,慢慢地催生了很多文化产业,成为文人墨客和名人大家的聚集之地。

  新中国成立后,商业复兴

  1958年以后,金带街出现了由居委会创办的企业。近年来,金带街的文化气息吸引了古玩收藏商家,形成以古玩收藏为主、休闲餐饮为辅的业态。

  2014年,街巷整治

  桥西街道重点整治金带街叮咚巷等多条街巷的电线、配电箱,清洗传统建筑临街立面,将原来风格各异的招牌换成传统木制楹联式招牌。

  2020年,升级改造

  今年,惠城区加快推进“两街一巷”升级改造项目,9月,金带街改造工程启动,计划打造成集商业、文化、旅游休闲、生活于一体的文化展示街。

  统筹 惠州日报记者邱若蓉 文/图(除署名外) 惠州日报记者邓惠婷

  通讯员罗民纬 苗明明

分享到:
编辑:朱冰
分享到:
  • 今日惠州网微信
  • 惠州发布微信
  • 惠州文明网微信
  • 惠州头条APP

网友评论
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,与今日惠州网无关。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(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