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游平台开户注册

龙门罗洞村“山大王”与八仙岩相偎相依的故事

与八仙岩相关的故事还不少。

为丰富村民生活,罗洞村经常举办文艺演出。

  汽车驶入罗洞村委所在地,远远望见几栋白色小楼卧在一座嶙峋石山下。那么漫长久远的时光中,南方那么坚韧的绿色植物都未能把那座石山完全覆盖住。植物攀援到半山腰便放弃了努力,留下山头一片黑魆魆,像从天而降的陨石,光秃秃、孤独地趴在大地之上,仿佛千年以前孕育孙悟空的那个石头母亲。如此顽劣的山头,没有植物,连地衣都已隐退。身为一个土生土长的广东人,我还是第一次见证植物的溃败。这是独属于喀斯特地貌的奇观吧?

  在拜访了罗洞村的宗祠、古树之后,我们来到“八仙岩”景区。其实所谓“景区”,不过就是我所惊异的逼退植物的那座石山。八仙岩,又叫“八字岩”,其位于村西北面,从另一角度远远望去,形如龟伏大地,头高高昂起,侧朝东北,龟尾朝西南。石山底下中空,一管溪流从中分两道穿越而过,形成奇异的石下河景观。据《龙门县志》记载,八仙岩原是一座石山,因它挡住“百家塘河”,为疏治水利,在石山打出一个岩洞,河水得以畅流,罗洞村因此五谷丰登。当然,这只是传说。从地理学上来讲,这是具有溶蚀力的水对可溶性岩石(大多为石灰岩)进行溶蚀作用等所形成的地表和地下形态的总称,又称岩溶地貌。简单概括来说,就是八仙岩主体由石灰石构成,千万年不停流动的水打穿了它的腹部。

  沿着石岩湖的峭壁躬身入洞,蛇形数米之后,有两个大石厅邻毗相连,顶高五米,厅中石桌石凳自然生成。两个石厅由半截石壁分开居于左右两侧,形成两厢房坐立,下方有两个岩湖向后伸延,左曰“古井凤凰池”,右曰“水帘洞”。

  据罗洞村村民钟福源根据传说整理出来的民间故事《仙人吊贼八字岩》描述,这里原来叫“八字岩”,洞口上方悬空吊着一块钟乳石。这块钟乳石非常神奇,看起来就像一个被倒吊着的人;如果你丢个石头过去砸他,还会听到“当”一声响。人们说,这块石头,确实是个人,被神仙封存在石头里啦!你的石头砸痛他了,他就叫一声。至于这个人为什么会被神仙吊起来呢?说起来,是有一个故事的:

 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,罗洞村有一个泼皮无赖,整天游手好闲、偷鸡摸狗,专做坏事无人能管。一天,这个泼皮撬开一农舍准备偷盗,忽然看见一名从来没有见过的老者稳稳地坐在院子里。但泼皮旁若无人,拿了东西就要离开。老者愤怒地说:“你为什么拿我的东西走?”泼皮嬉皮笑脸地说:“老家伙,你都黄土埋到脖子了,又能奈我何?”老者气得站起来说:“我要把你绑起来,吊起来打醒你!”泼皮理都不理老人,拎着东西大摇大摆地走了,但奇怪的是,泼皮一路走,一路都觉得有人在打自己的屁股,只是回头看又看不见人。想回家,可是前面一阵迷雾,不知不觉间来到八字岩这里,猛地一抬头,发现刚才那个老者正坐在洞口。泼皮大着胆子问:“你在这里做什么?”老者不慌不忙地说:“走得夜路多,总会遇见鬼啊!我在这里等你还我的东西呀!”泼皮说:“我就不还,你能怎么样?”话音未落,泼皮的双脚忽然被布条绑住,动弹不得。布条的另一头还在老者手上,他用力一扯,便把泼皮倒吊到洞口了。老者抡起手中的拐杖,敲打着泼皮的屁股,说:“那你就把东西吐出来吧!”

  人们说,那老者是捉鬼的钟馗。

  从那以后,这个到处偷盗的泼皮无赖就一直被吊在八字岩这里,渐渐成了一块人形钟乳石,旁边的那块微微凸起的小石山,就一直守着他。那泼皮吐东西出来的声音,“呼呼......咚咚......”,现在我们站在洞口都还能清晰地听到这种声音。

  多年过去,现在的百家塘河因泥沙淤积,溪水变得浑浊且细小,潺潺流经石崖下的浪漫不复存在。山脚下,古藤攀爬着斑驳的古树,石头缝隙之间有养蜂人存的斑驳蜂箱,蜜蜂们正飞进飞出忙忙碌碌,扑打翅膀的嗡嗡声不绝于耳。在光滑的石头悬崖间,无数只燕子的叫声“喳”一声又“喳”一声,层层叠叠,岁月一般悠长。但只闻其声不见鸟的踪迹,估计是在凡人不可攀爬的石崖上筑着燕子窝吧!

  八仙岩已然成了蜜蜂岩、燕子岩。

  不过,山上那蜿蜒曲折的水泥阶梯再次吸引了我们的注意。这是一座陡峭的石头山,得先在石头上凿出一定位置才能把水泥浇灌上去。从残存阶梯的简陋可以合理猜测,这些是全靠人力一级一级开凿、铺设上去的。在这样的荒山野岭,这些人工斧凿的阶梯一定潜藏着什么动人的故事。经不住我们的打听,村支书讲述了一个理想主义者与八仙岩相偎相依的故事。

  大约在上世纪六十年代,罗洞村钟氏大房族人钟金水考取了华南理工大学。这在当时来讲,无疑是一件无尚荣光的大事。后来钟金水因受打击,整天疯疯癫癫。这样一种状况下,学校派人把他送回罗洞老家。

  幸运的是,回到罗洞的钟金水没有继续沉沦下去。他的双脚一踏上故土,便开始了劳动。他不再愿意耕田种地,却愿意每天把时间花在八仙岩这里,自己一个人,用铁凿在石头上凿出山路、阶梯,还在悬空的石头山上凿出半孔,架上木条,钉上木板,做成水上木床,累了就爬到这木床上吹风、休憩。他干得废寝忘食,家人只好把饭给他捧到八仙岩来。他吃完,在八仙岩下的泉水里刷刷碗,休息一会,又开始干。

  正是由于钟金水的开拓,八仙岩渐渐开始有了人气。人们不再对八仙岩望而生畏,可以通过钟金水凿出的山路爬上山顶去瞭望罗洞风景。八仙岩是罗洞村谷箩的“四个耳朵”之一,之前却从无人能攀登上去。而今却可以悠哉游哉遨游在山顶。一传十十传百,八仙岩的名气终于冲出罗洞村,最远到达龙门县城。那时的年轻人,周末三三两两相约,骑着自行车跋山涉水而来,到八仙岩相聚。八仙岩的山脚下、山顶上,成就了龙门县域内不少神仙眷侣。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叫龙门人相约八仙岩下。据说,周末或节假日,来八仙岩游玩的人每天多达千人。

  越来越多的人涌来八仙岩并不是钟金水的本意。他开始在山外设卡拦截,一根竹竿子就是他的阻拦工具。钟金水成了八仙岩的“山大王”。可是大家还是要来。人们以为他设的卡只是为了收钱,便递给他一块钱。钟金水便也收了。

  后来,有心的村人还在山下建起了一座两门的小屋,周末和节假日担来糖果、矿泉水等,卖给来游玩的客人。

  钟金水却将收来的钱全部买了水泥,把阶梯铺得更平整、更美观。他所得甚至还不能覆盖他的支出,但他无怨无悔。

  后来,大约经营了3年左右,钟金水因病逝世。八仙岩再无人管理,渐渐地就荒废下来。荒废了的八仙岩再也无人光顾,唯有那被遗弃在荒野的两间小屋,那爬满苔藓的水泥阶梯,还在讲述着一个理想主义者与八仙岩相偎相依的故事。

  统筹 梁丽通 陈云辉
  撰写 曹杰文字工作室
  摄影 黄克锋 杜晓燕

编辑:朱冰
分享到:
分享到:

网友评论
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,与今日惠州网无关。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(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