优游平台开户注册

龙门罗洞村“六指钟鸿仪”黄埔生的传奇故事

  “他是六个手指的。”80多岁的罗洞村五保户钟学诚讲起他的父亲,笑着以这样一句话开了头。

  “六指”让人不由自主联想到明代八大才子之一的祝枝山,其“枝山”之名号正是因为六指。钟学诚说,其父被称作“六指钟鸿仪”,又名钟仁贵。“仁贵”之名是其为自己起的别名,意为将薛仁贵立为榜样,要做跟薛仁贵一样的英雄。他的理想也曾一度得以实现,1938年前后,身高将近1.9米的钟鸿仪从龙门县龙江镇罗洞村考进黄埔军校。1938年的中国大地潮流暗涌,极度不平静。罗洞村却偏僻而安宁,钟鸿仪走后,其妻陈雪英带着8岁的儿子钟学诚在罗洞村务农,农闲时分兼做裁缝,踩着衣车帮村人缝缝补补。这个朴实的农妇没有过多的要求,只说:“能活着回来就好。”

  对于这一幕,现年52岁的罗洞村村主任钟卫平说:“这个我也有印象。”

  钟鸿仪毕业后参加过几次战役,后来去了新会工作,1950年前后被抓入监狱,约两年后被遣返原籍回到罗洞村,在罗洞小学教书。1958年,钟鸿仪去世。

  钟学诚说父亲把从部队带回的驳壳枪,藏在八仙岩的山洞里,用泥土糊上。年幼的钟伯偷偷尾随父亲出去,偷窥了父亲的秘密。父亲走后,钟学诚曾挖开泥土,亲手抚摸过那把驳壳枪。枪支是特殊年代的记忆,也是其主人身份的见证,可惜的是,枪支后来不翼而飞,不知沉寂在哪个历史的角落。

  据说当时由于战事需要,黄埔军校学员的名单并未能全数记录在册。在现存学员名单的基础上,也还有诸多未能完善的地方,比如某些人仅有个名字,籍贯、最后归属等许多后人想要了解的资料未能展现。由于种种原因,我并未能在黄埔军校学员名录上查找到“钟鸿仪”或“钟仁贵”的名字,但这并不妨碍钟鸿仪的故事流传在罗洞人口耳之间。

  钟鸿仪之子,80多岁仍身材高大、皮肤白净光滑的钟学诚,戴着腕表,举手投足之间显得气度不凡,我猜他年轻时也如父亲般是个仪表堂堂的美男子,可是他却一辈子独身,如今成为受政府照顾的五保户。

     统筹 梁丽通 陈云辉
  撰写 曹杰文字工作室
  摄影 黄克锋 杜晓燕

编辑:朱冰
分享到:
上一篇:
分享到:

网友评论

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观点,与今日惠州网无关。发言最多为2000字符(每个汉字相当于两个字符)